美高官妄称,美国提议中国

日期:2019-09-26编辑作者:军事报导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萧强 于文】“中国回击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指责”,美联社、《华尔街日报》等西方媒体8日纷纷关注中国外交部批驳美国高官涉南海问题的言论。针对美国助理国务卿拉塞尔2月5日在美国会听证会上称,中国根据“九段线”宣示海洋权益与国际法原则不符,应就此作出澄清或调整立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8日表示,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益是历史形成的,并受到国际法的保护。制造话题、渲染紧张无助于维护东南亚地区的和平稳定。美方一些官员在国会听证会发表有关言论,不是建设性的行为。我们敦促美方拿出理性、公允的态度,为本地区的和平稳定和繁荣发展发挥建设性的作用,而不是相反。

近期就南海问题,美国官方罕见发出“连珠炮”式的强硬声明。从2月1日警告中国不要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到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拉塞尔5日称,中国对南海的主权主张不符合国际法,应该进行“澄清”或“调整”。有专家表示,美国连续在南海问题上表态,显然是向中国摆出自己的底线。   据法新社6日报道,拉塞尔5日在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作证时称,根据国际法,对海洋主权提出主张应当基于拥有陆地主权,“中国任何没有陆地主权作为基础的海洋主权要求,都不符合国际法”。拉塞尔还宣称,中国在南海“模糊的领土要求”已经在邻国间带来不确定、不安全和不稳定。  路透社称,在谈及东海防空识别区,以及有关中方可能在南海划设防空识别区的问题时,拉塞尔表示:“中国在东海划设防空识别区是向错误的方向迈出了一步,我们已向中国表明,不应落实已经划定的防空识别区,同时应避免在该地区的其他地方采取类似行动。”  拉塞尔称,尽管美国正在推进与日本和菲律宾这两个亚洲盟友的军事合作,但对亚洲国家之间的领土争端不持立场。不过,舆论注意到,拉塞尔的立场貌似公允,实际上仍偏向于日菲两国。路透社表示,虽然拉塞尔宣称和平解决亚洲领海纠纷符合美国利益,但作为“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一部分,美国逐步增强了在这一地区的军事存在。法新社认为,拉塞尔的言论暗示,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姿态正变得越来越活跃。  当地时间5日,美国《华盛顿时报》刊登一篇题为《美国需要强硬对待中国攻势》的文章。文章作者、美国传统基金会高级学者吉姆·赫尔姆斯大肆渲染美国应保持在亚洲地区强势地位,并就如何对抗“中国攻势”支招。文章称,通过强势声明对整个南海地区主权,中国迫使美国在中国和美国盟友之间“做出选择”,并寻找一个最佳对抗点让美国抛弃盟友,最终影响整个地区形势格局。但东亚涉及美国重大利益,对其不应有“丝毫怠慢”,美应清晰地向外界展示其计划以强国地位“留在亚洲”。因此,美国有必要停止“示弱”。  面对这种“呼吁美国硬碰硬”的声音,有分析人士认为,拉塞尔在国会作证时表现出一定的对华强硬姿态,也有应对国会保守派压力的考虑。众议院外委会亚洲事务分委会主席史蒂夫·夏伯特5日就批评说,正是奥巴马政府发出的“混乱信号”让中国表现得更为大胆。“白宫现在需采取措施消除亚太国家的顾虑,让它们确信美国将留在这一地区。”  美国在南海的强硬倒是给了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一个难得的机会,在《纽约时报》于当地时间4日刊登的采访中,阿基诺把中国暗喻成二战前的德国。法新社6日称,中国媒体评论道,阿基诺这一言论显示他只是“一名对历史和现实无知的业余政客”。美国博客网站“Quartz”5日分析称,把中国与二战前德国做比较的言论有“百害无一利”。美国卡托研究所5日的文章也认为,阿基诺发出“刺耳言论”需要反思。  然而,日本方面却对阿基诺的言论发出“附和之声”。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6日的记者会上,对阿基诺上述言论表示理解。菅义伟还宣称,相关国家在对南海领土实施主权要求时必须遵循国际法的原则。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教授6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拉塞尔的强硬表态反映了美国对南海及东南亚地区的重视,尤其南海在战略安全和经济方面对美国的重要性,无论是冷战时期还是现在都没有改变。华盛顿把南海视为重要的战略通道,而且在其看来,南海对中国军力未来向外扩展以致与美国形成较量至关重要。  此外,时殷弘认为,由于中国此前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让华盛顿有些惊讶,所以从前两天美国针对日本媒体谣言“中国将设立南海防空识别区”也做出强硬表态,到现在拉塞尔的声明,都是想及早亮明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底线,以便对中国形成一种威慑。毕竟美国在经济上还需要与中国合作,在美国看来,表明自己的立场可以避免中美在南海产生摩擦。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日曾表示,中国与东盟关系发展前景光明,中方并未感受到来自东盟国家的空中安全威胁,对与南海周边国家的关系和南海地区总体形势感到乐观。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6日报道,美国国务卿克里称,中国如果在南海上空设立防空识别区,是“挑衅和破坏稳定的行为”。

  “北京拒绝在与美国的口头对峙中妥协”,《华尔街日报》称,美国最近加大了在中国南海问题上的音量,要求中国尊重国际法,并警告中国不要在该区域设立防空识别区。美联社8日说,中国不承认拉塞尔关于中国利用“模糊的”领土主张逐渐控制南海地区的指责,并反过来指责美国在该地区制造紧张。文章引述洪磊的话称,对于同有关国家间的海洋争议,中方一直致力于与直接有关的当事国通过谈判和磋商解决。中国高度重视同东盟国家通过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共同维护南海的和平稳定。路透社9日报道称,除了批评美国官员,中国还愤怒反击了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接受美媒采访时暗示中国像二战前德国的言论,而在此之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参加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时也将当前的日中关系比作二战前的英国和德国。

  据报道,克里在访问蒙古期间表示,如果中国真的在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将视此为挑衅及令南海不稳的行动,也令人质疑中国会否履行承诺,以外交手段解决争议。还称任何国家都不应以单方面行动,将资源丰富的南海“军事化”。

  “日本和菲律宾领导人将中国比作二战前的德国是‘无用的’”,美国彭博社9日引述美国太平洋空军指挥官赫伯特-卡莱尔的话说。他在新加坡接受采访时称,“我不会将德国的崛起和当时欧洲各国特别是英德之间发生的事与亚太目前的局势作类比”,“有一些事情,特别是日本的所作所为,他们应该使劲想想,对其他国家而言,什么是挑衅性的”。报道称,安倍和阿基诺的言论使当前局势更加紧张。卡莱尔管理着4.5万名美军飞行人员,涉及大半个地球,他认为,“缓解紧张局势需要多方努力,而不仅仅是要求一个国家行动。他们都在做(让局势紧张的事),误判的风险就会高出很多。”

  关于“南海防空识别区”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曾表示,中方已多次阐明立场,设立防空识别区是中国的权利,与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争端没有关系。中方将来是否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取决于空中安全是否受到威胁、威胁程度及其他各方面因素。当前南海局势总体稳定,中方希望域外国家能够支持中国与东盟国家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努力。

  卡莱尔表示,“如果看看东海过去发生的事,双方(中日)军队的表现一直都很专业。但是发生误判、误解的潜在风险是存在的,双方都在围绕争议领土进行更多的活动,这是风险。”对于中国在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的传言,他称,管制南海空域意味着中国要调整军力部署,中国目前的军力主要在东部沿海。“(中国)目前在南海的军力并未完全建立。巡逻如此面积空域需要相当的军力,他们需要调整。但中国确实有在整个南海保持存在的系统能力。”

  针对有美方官员指责中国划设防空识别区没有国际法依据,洪磊指出,世界上第一个划设防空识别区的国家不是中国,而是美国。美国设立防空识别区的国际法依据又是什么呢?

 

本文由威尼斯app官方发布于军事报导,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高官妄称,美国提议中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