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揭秘日本军舰岛,罪恶必须揭开

日期:2019-10-03编辑作者:军事资讯

图为纽约时代广场上《军舰岛的真相》短片播报

  2015年,日本政府以岛上遗留的工业设施是“非西方国家首次成功的工业革命”遗址为由,申请联合国世界遗产并获得通过。

她说,中方敦促日方正视并妥善解决有关关切。相信世界遗产委员会将以负责任的方式处理有关问题。
 
然后,需要重点重温的新闻是这条:
 
在德国波恩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9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2015年7月5日审议通过了日本申报的“明治工业革命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
 
“明治工业革命遗址”,大体涵盖1850年至1910年,涉及钢铁冶炼、造船、煤炭等行业,共包含山口、福冈、佐贺、长崎、熊本、鹿儿岛、岩手、静冈8县11市的23处遗址。
 
世界遗产大会是在推迟一天审议后,因日方在最终陈述中承认部分工矿遗址历史上曾“违反本人意志,征用朝鲜半岛等地大量劳工在恶劣环境中劳作”,并承诺采取适当措施在遗产介绍中提到“牺牲者”。因此,正式将其列入世遗名单。
 
然而,在世界遗产委员会做出这一决定后,时任日本外相岸田文雄马上发表谈话,称日本在遗产委员会上的陈述内容没有超出日本政府的一贯立场。岸田还特意向日本媒体强调,日方承认的“强迫劳动”与韩方要求表明的“强征劳动”性质不同。
 
新闻回顾到此结束。要点在于,中韩都反对日本工矿遗址入遗,但最终还是通过了。尽管日本在申请时做了妥协,承认了强制劳工问题的存在,但随后被发现只是在玩文字游戏。至今,这些地方都几乎看不到提及中韩劳工问题的标识。日本人在这方面仍然避重就轻,甚至讳莫如深,挺无耻的。就像广岛原子弹爆炸纪念馆里,只看到日本人是原子弹的受害者,却看不到日本被投原子弹的原因。只有后果,没有前因,选择性失明,只把自己打扮成受害者,忘记了自己原本侵略者的身份。身为岛国,目光短浅,心胸狭隘,随意装扮历史,实在不足为训。
 
而实际上,这些遗址既是日本崛起的明证,也是对外侵略扩张的证物,中韩的反对没有任何问题。在这些遗址中,有的确实建造于明治维新之前的幕府时代,例如韮山反射炉、集成馆等,但更主要的项目建于明治维新之后,与日本在明治时期以及此后发动的一系列侵略战争密不可分。例如,福冈县境内的“旧官营八幡制铁所”。它用甲午战争赔款兴建,二战前是日本最大的国营钢铁厂,在日本侵略扩张历史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还有“三菱重工业长崎造船所”,它建造的神风型驱逐舰“白露号”参加过1937年淞沪会战,战列舰“雾岛号”曾偷袭过珍珠港,战列舰“日向号”、“武藏号”更曾是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旗舰,而建造的“天城号”,则是截至目前日本乃至世界最后一艘在战争期间毁损的航母。
 
更主要的,中韩反对的是劳工问题。对于韩国来讲,日本煤矿、造船厂等工业设施在二战期间“沾染了数以万计朝鲜半岛劳工的血泪”,据韩方统计,日本在二战期间曾施行强征劳工政策,强征大约5.79万名朝鲜半岛劳工,强迫他们在日本厂矿内从事非人的劳作,以致大量人员死亡。关于朝鲜半岛劳工的死亡人数,韩日统计存在分歧。按照日本共同社的说法,其间共有94人死亡;而韩国《朝鲜日报》报道,仅一家日本煤矿在1944年至1945年期间便有122名朝鲜半岛劳工死亡,在端岛煤矿更是死亡达1442人。

而该公司大举“聘用”外籍劳工,恰好是在日本于三十年代末开始对外扩张的时候。一方面,日本对外征战需要更多的工业原料,使得煤场订单大增;但另一方面,日本的大举征兵,使当地可使用劳动力大大减少,生产成本增加。最终该企业选择和日本军方合作,使用强迫征用的“低等黄种人”来使生产继续进行。

  原谅不等于遗忘,希望日本能早日正视其战争期间犯下的罪行。

先来重温一则新闻:
 
日本文部科学省文化厅2015年5月4日宣布,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已将这(明治工业革命遗址)23处设施列入申遗“建议名单”。“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2015年5月已完成日本“明治工业革命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评估,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将对此进行审议。
 
再来重温另一则新闻:
 
日本政府本月初宣布“明治工业革命遗址”被列入申遗“建议名单”后,韩国政府随后着手派人赴日交涉此事,并致信世界遗产委员会的17个成员,以表达韩方的反对意见。韩方认定,这些工业设施沾满“朝鲜半岛劳工的血泪”。被列入申请的23处设施中,包括7处日本强征朝鲜半岛劳工的设施。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近6万朝鲜半岛劳工被迫在这些厂矿内从事非人劳作,以致大量人员死亡。韩国代表定于22日在日本首都东京与日本政府交涉,全力阻止日本申遗。
 
还有这一条新闻也值得重温: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015年5月1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反对把日方申报的相关工业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敦促日方正视并妥善解决有关关切。
 
华春莹指出,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应该符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公约》促进和平的宗旨与精神。日方申报的23处工业遗址中,有多处在二战期间使用了中国、朝鲜半岛和其他亚洲国家被强征的劳工。强征和奴役劳工是日本军国主义在对外侵略和殖民统治期间犯下的严重罪行。时至今日,许多无辜受害者的正当合理诉求仍未得到负责任的回应和解决。现在日方提出把相关工业遗址申请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却无视其中存在的强征劳工问题,将向国际社会发出什么样的信号,值得深思。

图片 1

  原题为(视界| 白骨累累竟入选世界遗产!曾埋葬中韩劳工的日本“天堂岛”实为地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邑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近日,美国著名的纽约时报的大宣传屏幕上播映出一段极为敏感的视频,并且连续播放数日。而这段视频叫《军舰岛的真相》,它是一部启示录,向后人展示过去一个世纪中人类劣根性中的黑暗与暴虐。它更是一把利剑,戳穿了今日日本所粉饰的军舰岛“天堂”——把时间回溯七十年,它的真名乃是“地狱岛”。

图片 2可是日本始终没有直面这些问题。对于军舰岛申遗,日方还曾进行狡辩,称申请的时段截至1910年前,当时外国劳工还没有上岛。

所以说,朝鲜半岛人那个时候不全是被冤枉的,有些还是帮凶。不似中国,是侵略的对象。即便如此,中国也存在大量的汉奸呢。《军舰岛》作为韩国的主旋律,当然不讲这些,只把自己当作是牺牲品,然后进行控诉。
 
纵然如此,《军舰岛》也依然不错。而且,韩国人也没有一味地美化自己人。而是进行了严厉地批判,典型的就是韩奸的问题。《军舰岛》的故事讲述400韩国人被日本人带到军舰岛上,进行强制劳动,男人下井采煤,女人则成为了军妓。在这些韩国人中,有一名韩国抵抗军的领导被日本人俘获,也在参加劳动,而且还成为了这批韩国劳工的领袖,率领他们不断与日本人进行谈判,为老公们谋福利。鉴于他的重要性,韩国后方抵抗组织特意派遣了一名特工去军舰岛搭救这名领导。结果,特工却发现这厮压根就是一名韩奸。丫投靠了日本人,还跟矿长合谋,将本属于旷工的工资及抚恤金都捞到了自己的账户内。他身为劳工领袖,看似为韩国人谋福利,实际作用却是安慰安抚他们。正是在这名韩奸的两面三刀之下,才导致从来没有一名韩国人逃亡成功过。这一吊诡的行为,将韩国抵抗军的高层中的混乱与龌蹉演示了出来。除此之外,还有少部分韩国人还彻底充当了日本人的打手,担任看守,天天用棍棒欺压劳工,凶残程度一点都不亚于日本人。
 
《军舰岛》的故事集中发生在1945年8月前一两个月间,正是广岛与长崎即将遭遇原子弹爆炸,日本马上就要投降的日子。此时的日本人,也感受到了自己即将战败的气息,于是打算杀死所有韩国劳工,以消灭掉剥削与压迫的见证人与直接证据。这种屠杀足以激起观众心中的不平与义愤,因此格外具有感染力。故事内外,都是如此。影片中,所有的韩国人,除了韩奸,都必须要团结起来,在手无寸铁的情况力图冲破日本人的围剿,完成生死大逃亡。于是,一个慷慨激昂的故事就此诞生了。黄政民饰演了一个小人物,看似活的唯唯诺诺,卑颜屈膝,却在大义面前义不容辞,担当起了拯救韩国人的任务,在小爱与大爱之间,不妥协不苟且,相当就有感染力。小鲜肉宋仲基倒是一味的大义凛然,脸谱化比较严重。而苏志燮与李贞贤的角色就比较有意思,跨度很大,表现上也很完美,有始有终,演绎了另类韩国人的志气与担当。
 
《军舰岛》的故事背景是真的,但就这个故事而言,本身是很扯淡的。因为它弄的好像当时的韩国就是一个独立国家一样,太高举了韩国人。也客观上贬低了他们的对手日本人。这一点上,有人将《军舰岛》比作是韩国人的“手撕鬼子”的翻版,也说得过去。毕竟,韩国人也太自吹自擂了。这一点,在《暗杀》《仁川登陆战》《鸣梁之战》等经典韩国抗战片中,都不同程度存在这样的刻意夸大。懂历史的人,自己知道就行了。
 
但总体上,还是要推荐一下《军舰岛》,作为一部商业化的主旋律,尽管从外在的原因看存在瑕疵,但毕竟充满了韩国人的诚意,而同类题材,中国人却又拍不出,这就值得好好思考了。

责任编辑:

  后来,日本终于同意承认军舰岛曾在二战时期强征劳工的事实,军舰岛也终于被纳入世界遗产名录。但劳工的遭遇仍然被置于军舰岛发展“奇迹”的背后。

对日本人而言,这里是明治时代日本工业大发展的象征之一。这里有高楼,有店铺,有被称为端岛银座的商业区,是日本最早实现现代化的地方。(右上角是同一地点2014年的照片)
 
直到1974年,端岛煤矿才被正式关闭。因为是20世纪60年代日本国内推行石油代替煤炭,日本政府在全国各地关闭煤矿,端岛煤矿当然也不能幸免。三菱公司在1974年正式宣布关闭岛上的煤矿。煤矿关闭后,台风和海浪的毁坏力惊人,这里很快变为废墟,人烟稀少,光秃秃一片,这就是该岛也被称为鬼岛的原因。直到1990年度,才被开辟为旅游目的地。再到2015年入选世界遗产,就更胜一步。但由于大部分区域年久失修,许多建筑已成极度危房,因此即便是目前上岛旅游也只能被限定在特定区域内活动。
 
日本人工业化的骄傲,却是踏着中朝的鲜血获取的,还百般遮掩,当然令人气愤。所以,《军舰岛》真挺及时的,在遗址成为世界遗产后就迅速推进了项目,找来了演技大咖黄政民与小鲜肉宋仲基主演,并终于在今年上映。身为韩国的主旋律,这片相当相当不错,实在应该让中国的电影人来学习学习。
 
身为韩国主旋律,它当然也有很多问题。比如,整个影片,看起来似乎整个军舰岛(端岛)煤矿都是韩国人在开采,现实中当然不是这样,日本人肯定占更大多数,而且还有中国劳工呢,但在这个影片里他们统统没了,似乎所有活全是韩国人干的,所有的罪都是韩国人受的,端岛也只剩下了地狱般的存在,现代化的另一面也彻底消失。这也是一种选择性失明,与日本人的德性差不多。
 
还有,中国劳工前往军舰岛做劳工,全部都是被迫的,但韩国人中很多其实是自愿去的。尽管日本在招工时有所隐瞒与欺骗,但基本上还是韩国人自己自主的选择。这一点,在影片中就有直观的展现,黄政民饰演的乐器班就是应聘过去的,还有大学生等也是自主应聘前往的。最最主主要的原因,在于当时的韩国乃至整个朝鲜半岛都已经被日本吞并多年。在法理上,那时的朝鲜半岛是日本国的一部分,所以,朝鲜人才能自主地去应聘。这也是三菱拒绝向韩国道歉的主要原因。三菱公司外部董事冈本行夫在接受采访时称,日本对韩国犯下最大的罪恶是尝试将其文化消灭,彻底抹杀他们的国族认同。但“当时韩国是日本帝国的领土。当时朝鲜半岛人民亦属于日本人民,根据国家总动员法,他们有义务在战争期间从事劳动”。所以,在日本人看来,朝鲜半岛上的人去日本本土去参加劳动,不算什么强征,而是义务。也因此,《军舰岛》里的韩国人看起来有点像个小社会的模样,里面既有文艺人士,也有政治人物,还有军人及大学生,甚至还有黑社会,各色人等混在一起,组成了一个较完整的社会形态,在故事的表现力也大大加强。中国劳工就远没有这种待遇。
 
在朝鲜半岛被日本人占领的50年里,绝大部分朝鲜半岛人(95%)被迫改起了日本姓名,改学日语。像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总统,日语名称就叫高木正雄。在二战期间,日本对外侵略战争过程中,也有很多朝鲜人充军,担当了日本人的打手。自1938年日本在朝鲜实施新的志愿兵役制度,(此前朝鲜人参军被长期严格禁止),至1943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前线吃紧,遂又在朝鲜与台湾改志愿兵制度为强制征兵制度。截至日本战败,约有61万多朝鲜军人及军属被征用,其中编入日本陆、海军官兵者(包括军属在内)达23万余人。最终,被派往战场上有11万朝鲜半岛人,其中9万陆军,2万海军,其中大部分被派到了中国战场,一部进入东北编入日本关东军,另一部则被派往华北战场,参加对华作战。据日本厚生省统计,死于中国战场的朝鲜籍日本兵及其军属,约为1100余人(不包括台湾地区数据),死亡地点集中在湖南、湖北战场及日占区。战后,被国民政府收编的朝鲜籍日本士兵就有5万余人,在集中受训后,遣返回国。(此前网上有言南京大屠杀中最凶残的部队是朝鲜人,其实也不对,实事求是讲,大屠杀发生在1937年,那时朝鲜人还不被允许加入日本军队呢。)

图片 3

  一名幸存者回忆,自己就像一只“鼹鼠”,在军舰岛上每天的工作是采煤,然后再将煤块掰开,如此不停地周而复始。他在第一次进入矿井时差点晕倒。在井中,脸上的煤灰会掉到食物中,每天繁重的任务使人疲惫不堪。

对于中国来讲,许多中国劳工曾被强征到福冈、熊本等地,在那里从事繁重的劳动。从抗战馆的资料来看,在侵华战争期间,仅1943年至1945年,日军在中国占领区就先后强征了4万余名中国劳工赴日本135个作业场所从事无偿苦役。据日方资料统计,仅在日本死亡人数达6830人。仅三菱造船厂,就有至少7000人被迫从事超过人类想象的奴役劳动;在羽岛煤矿关闭时,仅有一人生还。一个由中国受害者及遇难强征劳工家属组成的代表组织表示,这些工厂地址包括长崎附近的煤矿,在二战期间有数百名中国人被强征到那里参加工作。
 
由于中国官方放弃了战争赔款,所以对于这种迫害,官方除了表示抗议与反对外,也没啥别的动作。而由当年的劳工代表组成的民间组织,近些年则一直在寻求日本的民事赔偿。终于,在2016年6月1日,日本三菱综合材料公司终于向二战中国受害劳工正式谢罪,并且作为谢罪的表示,向每位受害劳工或是遗属支付10万元人民币。对于三菱公司的谢罪,作为幸存劳工代表的闫玉成表示,赔偿金额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看到认罪态度。
 
对于中国人来说,也算部分地满意了。但对于韩国,却不是如此,他们并没有满足。何况三菱坚决拒绝向韩国人道歉。于是,气愤不平的韩国人拍摄了一部反映韩国劳工在日本受虐的电影,这就是《军舰岛》。这一影片通过挖掘日本军舰岛煤矿下的韩国劳工们的故事,将军舰岛描绘成地狱岛的模样,以揭示日本军国主义的嘴脸。为了宣传这一影片,韩国人身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买了一块最大的一块电子屏,播出了一款名为《军舰岛的真相》的广告片,来揭露日本人的暴行。
 
军舰岛,原名叫端岛,(真正原名就叫军舰岛的岛,还真有,是美国的领土,在塞班岛附近,是著名的旅游胜地。),这个端岛位于日本长崎以西4.5公里的海域,经过六次填海造陆扩充后,小岛形成南北长480米、东西约160米,周长1200米、总共63000平米规模的土地,其外形酷似日海军“土佐”级军舰,因此也被称为“军舰岛”。
 
日本是一个资源贫乏的国家,当他们在端岛发现附近海域存有煤矿时,就开始围绕端岛进行开发。明治时期便有人上岛开采,先是露天开采,后来又深入海底继续开采。从1887年开凿到1974年关闭,近百年的开采,军舰岛一共挖掘出1570万吨煤。历经百年的开采建设,原本草木不生的浅滩,渐渐发展成四周石墙围绕、内部高层建筑林立的钢筋混凝土集合体,成为其显著的特征,形状就如一条军舰。这个开采的过程,正好是日本现代化发展的过程,客观上说入围世界遗产的资格是足够的。但这个过程是混合着血泪来的,这血泪就是中朝劳工留下的。更何况主持挖矿的三菱集团,又是日本当时日本最大的军工企业,利用这些煤,可以制造了不少武器,然后用在侵略亚洲及太平洋的领土上。
 
端岛煤矿(军舰岛)开采始于1887年。三年后,三菱公司于1890年购买了军舰岛,开始对其进行集约化开发,目标是从海底挖煤。(所以,上面由三菱公司来向中国劳工道歉,也就合情合理了。)三菱身为是日本一等一的财阀集团,端岛的多次填海作业就是在其的主持下进行的,数次扩展后,端岛也由几块礁石组成的荒岛逐渐发展为当时日本著名的煤炭工业基地。在开发的过程中,三菱集团于1916建设了日本第一个大型混凝土建筑,这一建筑物相当先进,要知道那时候整个日本都还是平房及低矮传统楼宇为主呢,由于端岛地域过于狭小,大型混凝土建筑被用来作为职工公寓,以及挡风措施。1959年,军舰岛整个岛的人口密度达到每公顷835人,居民区人口密度为每公顷1391人,是有记录以来世界上最高的人口密度之一。比当时的东京人口密度还高九倍。对于中韩来说,是强征劳动,备受欺压,但对于日本本土来的工人,还是活得相当舒服的,这一工作经历也被很多人视为骄傲。

根据该公司以及日本政府战败后的公开资料,二战期间,该公司强迫中国人,朝鲜人甚至马来西亚人做工。劳工数量,仅中国劳工,从1937年到战争结束就强征了四万多人。在军舰岛上,他们从事各种繁重的体力劳动,生活条件极其艰苦,个人生命安全完全得不到保障,至于薪水,那更是天方夜谭。

  在军舰岛申遗成功之后,日本当地的支持者弹冠相庆,认为这可以促进旅游业,还可以为保护遗址,开辟资金来源。

图为在日本军警监督下劳作的中朝劳工

  2010年,日本西松建设公司与183名中国原劳工及其遗属达成和解。西松建设公司表示,愿意承担历史责任,并支付1.28亿日元(约合927万元人民币)。

图片 4

  参考消息网

可惜的是,这一血债一直未曾清算,相关公司一直未做出赔偿。更为可笑的是,在2015年日本假惺惺承认有过强征劳工的“黑历史”后,联合国居然将该岛作为明治维新中日本工业革命的物质遗产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单中。但愿屈死的冤魂能在当下游人的欢笑,海风的吹拂中安息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5然而,这里曾经热火朝天开采活动的背后,却满是来自中国和朝鲜半岛的强征劳工血泪史,他们中间有男有女,甚至有儿童。

图为已被废弃的工厂建筑

  据统计,有722人因恶劣的工作环境而死亡,其中有不少中国劳工。

“雇佣”中朝劳工的日本公司是三菱矿业株式会社,属于著名的三菱财阀。而这家公司所开垦经营的,便是该岛上丰富的煤矿资源。自日本迈入现代化以后,日本工业发展迅速,对煤矿的需求量大大增加,因此精明的日本财阀看准机会,在该岛买地开矿。据有关资料显示,该岛在生产高峰期,一年可开采出四十万吨煤矿,不仅是财阀的聚宝盆,更是日本工业发展的供血地之一。

  韩国也是反对国家之一。韩方表示,日本应说明,1910年到1945年期间,曾有约6万名劳工从朝鲜半岛强征去包括军舰岛在内的7个劳动地点。

原标题:今日度假旅游胜地昨日奴工地狱?美媒揭秘日本军舰岛“黑历史”

  “军舰岛”位于长崎港西南,面积约6.3万平方米,正式名称为端岛,因形似军舰而俗称“军舰岛”。“军舰岛”附近海底蕴藏优质煤炭,1890年被日本三菱公司买下,成为当时日本著名煤炭产地。当时,大量来自朝鲜半岛、中国劳工被强征至此采煤。史料显示,约500名来自朝鲜半岛的劳工在此被残酷压榨,100多人死于非命,同样也有大量中国劳工遭受奴役甚至死亡。

军舰岛位于日本重要城市长崎的西南方向,长480米,宽160米,原名叫端岛,但由于其太像军舰乃至二战时曾遭到美军空袭而又被称为“军舰岛”。那为什么又说它叫“地狱岛”呢?这是因为在七十年前,这里是日本强征的中朝劳工所日夜操劳,在刺刀威胁下,流汗流血,乃至最终奔向死亡的地方。

图片 6

图片 7日本没有说明的是,这样的飞跃是踏在劳工尸骨之上实现的。

图片 8有幸存者表示,在那里,只能得到一点点食物。虽然每天担心会死于炸弹,但最难熬的折磨还是饥饿。

图片 9

  美国研究日本战时劳工问题的专家William Underwood表示,如果日本,尤其是参与强征劳工的企业,能够更真诚地面对过去的战争,强调其明治时代的工业革命则没什么问题。

  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介绍军舰岛的网页上,仍将军舰岛的工业发展作为介绍的重点,称“这个过程被认为是非西方国家第一次成功引进西方工业化的示例”,简介中未有只言片语提到劳工相关的事实。

  军舰岛曾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地方。面积仅16英亩(约0.06平方公里)的岛屿上,生活着超过5000人,大家都挤在狭窄的公寓里。

  新华社北京7月23日电 记者蓝建中

  然而,“军舰岛”上新树立的说明牌上,强征和虐待劳工的历史只字未提!在历史和世界人民面前,日本又一次施展了选择性失忆的“本领”。这不仅暴露了日本方面言而无信的行径,更凸显了日本政府乃至日本社会歪曲的历史观。

  2016年,日本三菱材料公司与中国劳工团体达成和解,向受害者及家属道歉并赔偿每人10万元人民币。

图片 10日本新日铁住金公司也参与了岛屿开发,旗下的八幡制铁所雇佣了上千名劳工。

  端岛位于日本西南部,由于形状酷似军舰而又称为“军舰岛”。在军舰岛被勘探发现拥有丰富的海底煤矿资源后,日本工业巨头三菱集团于19世纪晚期买下了这座岛屿,对其进行开发。

  历史真相不容遗忘。近期,反映这段历史的韩国影片《军舰岛》将在韩国及其他国家和地区上映。韩国制作的一部名为《军舰岛的真相》的微视频本月开始在美国纽约市中心时报广场的电子屏幕上循环播放。

  英国《卫报》指出,中国一直是反对军舰岛加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主要国家。中国常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张秀琴表示,日本仍未充分说明军舰岛强征劳工的事实。她呼吁日本应保证每一位劳工的遭遇被铭记,使他们得到应有的尊严。

  对这片“明治工业革命遗址”,日本方面表示,岛上的23个明治时代的工业设施帮助日本成功实现了从封建经济到现代经济的飞跃。

  历史认知上的落差,是日本难以赢得邻国谅解的一个重要因素。为了不让日本右翼势力乱写东亚史和世界史,作为日本侵略受害国的各国,有必要对这种漠视生命、粉饰侵略的行径时时保持警惕,阻止右翼势力为法西斯翻案。“军舰岛”这座“地狱岛”的真相,以及众多被刻意隐瞒的罪恶历史,都必须大白于天下!

图片 11大部分劳工在非人的折磨中去世,一些幸存者仍坚持向日本索取赔偿,包括未支付的酬劳和迟迟不来的道歉。

  二战期间,大量来自朝鲜半岛和中国的劳工被强征到这座小岛上劳动,受尽非人折磨,大量劳工被虐待致死。这座被韩国舆论称为“地狱岛”的地方,两年前曾作为“明治时期的日本工业革命遗产”一部分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但是,世界遗产委员会在将这些遗址列入世遗名录时提出了一个条件,即要求日本“讲述整体的历史”。在申请过程中,日方也承认了强征大量劳工在恶劣环境中劳作的事实,并承诺将在遗址上对这段历史进行介绍。

  但中国受害者团体与日方公司的谈判一直进行着——

  在三菱材料公司表示愿意和解并赔偿时,时年96岁高龄的受害者代表阚顺表示,赔偿金多少无所谓,只要日本方面真诚道歉,自己都能接受。

  早前报道

  原标题:新华国际时评:日本“地狱岛”的罪恶必须揭开

图片 12

  然而日本政府忽略了军舰岛的黑暗过去,仅强调其对该国经济做出的贡献,这无异于背叛历史。

  但是,开发军舰岛的三菱集团和其他强征劳工的日本企业认为,所有的赔款和补偿已经通过战后的条约得到解决。

  后来,日本能源结构改变,变得日益依赖进口石油,军舰岛上的煤矿不得不于1974年关闭,岛上居民随之撤离,只留下一座空城。

  改善国家形象、提升国际地位是日本政府图谋打破战后格局的重要战略之一,而申遗则是突破口之一。在此过程中,日方竭力隐瞒和歪曲其中涉及的侵略历史,企图将近代以来的日本发展轨迹视为救亡图存和“解放亚洲民族”的历史,借助申遗往脸上贴金,从而使自己美化侵略历史的“底气”更足。

  如同污蔑“慰安妇”不过是赚钱的妓女,日本右翼势力也扬言征用劳工是根据“国民征用令”进行的,在当时并“不违反国际法”,并且谎称强征的劳工未受虐待,“和日本人享受一样待遇”。这些谎言迷惑了许多普通日本人。在今天多数日本民众眼里,“军舰岛”是象征着日本近代繁荣和代表近代工业革命的遗产,而那些在此遭受非人虐待的异乡人的命运却鲜有人知。

  最近,有关日本“军舰岛”的真相再次进入国际舆论视野,又一次引发中韩等国民众对日本方面刻意隐瞒法西斯罪恶历史的不满。

  与此同时,中韩劳工们的生存环境却堪比地狱。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被强征的劳工在这里受到非人的待遇,饥饿是常态,当他们无力采煤,日本人就会残忍地虐待他们。

  2004年,日本新潟地方法院曾作出判决:日本政府和新潟港运公司应向11名原中国劳工一共支付8800万日元的赔偿。二战期间,新潟港运公司曾强征中国劳工,当作新潟港码头的奴工使用。

  今年,是日本“军舰岛”申遗成功两周年,这是一座被一些旅游者誉为“天堂”的地方。

图片 13影片将军舰岛称为“地狱岛”。

  韩国KBS电视台7月4日报道称,当地时间7月3日早上,美国纽约时报广场的一块巨大电子屏幕上播放了一段特殊的视频,这段视频向世人揭示了日本在二战时期不为人所知的一段黑历史。这则名为《端岛的真相》的视频时长只有15秒,在时报广场大屏幕上每天滚动播出1000次,持续播放一周。

图片 14据了解,三菱集团在二战期间曾强征3000多名中国劳工,其中700人在被强征期间死亡。

  其实,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上不乏“沾满鲜血”的遗址,譬如臭名昭著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但它是作为历史罪证存在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网站称,奥斯维辛集中营展现了纳粹德国执行种族灭绝政策的状况。

  其实,日本在二战期间强征劳工的罪行并不仅这一桩。据估计,二战期间,约有39000名中国劳工被强征至日本。而日本国内却很少对这些问题进行公开讨论。1972年,日本政府声称,根据《中日联合声明》,中国放弃国家间索赔权的同时也放弃了个人索赔权。2007年,日本最高法院也裁定,不承认中国人拥有索赔权。

  这个申遗成功的日本岛,曾是埋葬中韩劳工的地狱

本文由威尼斯app官方发布于军事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媒揭秘日本军舰岛,罪恶必须揭开

关键词:

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当上这国总统后

原标题:他16岁因杀人入狱,当上这国总统后,支持率为何高达8成? 新华社马尼拉6月30日电 新闻人物:菲律宾新总统...

详细>>

全球7大最差航母,辽宁舰排第一

威尼斯app官方,原标题:法媒:满世界7大最差航空母舰,美利哥占了两位!中国和俄罗丝航空母舰榜上知名 威尼斯在...

详细>>

中国应尊重,日本计划5年内发射9颗卫星监视钓鱼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文玉】“中国正试图凭借实力改变现状,这是错误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7日上午在富士...

详细>>

航天科技研制长征七号火箭明年首飞,中国长征

长征五号火箭仿真图。 【 电工电气 网】讯 威尼斯在线app下载,近期,长征七号火箭通过了中华夏族民共和国航天科...

详细>>